NEWS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回味《港都情浓》(Le Havre)


 



很久没玩《港都情浓》 (Le Havre),这是 Uwe Rosenberg 2008年的作品,是《农家乐》(Agricola) 出版后的第二个重量级游戏。《农家乐》是他游戏设计事业的转折点,因为之前的游戏都是轻量级的纸牌游戏。从《农家乐》开始了一系列的重量级桌游,而且很多是和农业有关的。后来还有一系列有形状拼图的游戏。
 
我一直是很喜欢《港都情浓》里的故事。游戏中的各种建筑会大致按照一定的顺序出场,描写了 Le Havre 这海港城市的发展。这游戏机制让游戏有故事性,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能会觉得死板,就是游戏总会按着剧本走。有一小部分建筑是随机设置的,可以让每一局游戏有一点变化,不过大部分的建筑是按照人数而定。虽然历史的大趋势是大同小异,但是玩家的行动还是会创造出差别。玩家会选择注重什么策略,会令游戏有变化。游戏里有一些短期战术性的优势可以争取,例如游戏初期鱼累积了很多没人拿,那可能我就因此决定拿鱼,然后起一些和渔业有关的建筑。我是有可能因为短期战术性考量而选择了一些中期或长期的战略。
 
《港都情浓》会出现很多战术性的抉择。每一轮都有不同的资源区会补充资源,资源囤积越来越多,会越来越吸引玩家来拿。建筑也是起得越来越多,让玩家的选择越来越多。不过一些初期的建筑会逐渐被淘汰,因为用处没有后期的建筑那么大。

 
我打开这游戏和电脑对打,有一点点战战兢兢。我记得电脑不很强,但是我也生疏了,有点担心会输给电脑,会丢脸。所以我还玩得挺认真的,常留意电脑在做什么事,也很严肃思考我的战略。我尽量避免借钱,但我是记得借钱不是大问题,利息不高。我反而是没有好好利用到借钱有时候可以换来的方便。《港都情浓》里如果要用别人的建筑,有时候是要付钱的。如果没钱,就不能去。这些入门费不能借钱来负。借钱是在付不起利息或付不起伙食费时才能做的。我有几次无法用别人的建筑就是因为手上没现金,又不能借。如果我是欠债的人,每一回合要交利息时如果没钱,就会立刻再借一笔现金来还利息,这样我就多了点现金可以拿来做入门费。没欠债也有坏处。
 
上面是我起的建筑。我没起码头也没起造船厂。不是不想起,而是比别人慢。所以我都是用电脑的造船厂和码头。《港都情浓》虽然是每一个玩家只有一个工人的工人指派游戏,但是一个工人是可能赖死在同一个建筑很久的。只要工人的主人选择拿资源,工人就不会走开。有时候起建筑是会吃亏的。我起了自己想要用、有打算常用的建筑,但可能下一个玩家看我起了马上就派人来,还赖死不走,我自己反而要等很久才能用。有一招是故意把建筑卖掉,这样会把对手的工人赶走,自己就可以派人去了。可是卖建筑是很亏的,因为都是半价卖的。辛辛苦苦收集到资源起建筑就是为了它的分数值,卖掉的话只能拿一半。不过有时候还真的会因为需要用建筑而做这样的事。

到最后我也只比电脑多5分,是险胜啊。捏一把汗。




Pre:迷你香肠小面包   Next:《Kaki Lima》(五脚基)


 


    Copyright 2021